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滚动

成都最潮出租车队可微博预约 可免费充手机接Wifi

时间:2013-05-08  来源:四川在线  作者:

 1.jpg

 

找回遗失物品


  
  喜欢刷微博的成都人,也许知道成都有一支最潮出租车队。这支车队有30位的哥,坐上他们的车,可以免费手机充电、免费接入WiFi,更潮的是,打他们的车,不仅可以随手招,还可以通过微博、微信、电话等预约,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付车费还能用手机支付宝。

  如此潮的出租车队,灵感来源于80后小伙——沈小龙。

  2012年

  6月,最潮出租车队配备车载充电器,可充十余种类型的手机,方便乘客。

  10月,车队全面覆盖手机支付宝付车费。

  11月,车队推出出租车快递业务,提供市区快件运送。但推出仅两天后,由于发现不符合相关规定,车队自行暂停该业务。

  2013年

  3月,车队开始陆续安装车载WiFi,免费为乘客提供WiFi上网。

  最近,申请微信公众平台——成都出租车预约V车队。乘客只需要加入该微信,可以通过输入数字接收到自动回复,有预约、物品遗失找回方法、成都旅游介绍、成都美食等11项内容。

急中

  跑了10多公里 拉不到客

  沈小龙,1988年出生,老家在金堂。高中文化的他,尝试过不少职业。“我当过钢筋工、装修工,还卖过汽车、二手房,当过服务员等等。”沈小龙说,后来因为谈恋爱,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于是在2010年前后成为了一名出租车驾驶员。

  当初只跑夜班车,后来与人搭档包车,跑了一年多,沈小龙还是算新人。“因为那个时候还不怎么会跑,晚上看到人家都载着客人,而我跑了10多公里还是拉不到一个客。”沈小龙眉头皱起说,“急得心焦啊。”

  如何增加载客频率,提高自己的收入,成为了沈小龙最为焦虑的事情。

  生智

  年轻乘客刷微博 不在少数

  沈小龙2009年曾注册个人微博,由于当时还是一个新生事物,他很少用微博。直到2012年初,他发现,打车的不少年轻人经常刷微博,“一坐上车就开始刷微博,有时候问他们是不是左转,都要问两遍才听得到。”

  因此,沈小龙萌生一个想法:在微博、微信上,推销自己的出租车业务。

  同年2月,沈小龙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为“成都出租车预约”,并留下电话和微信号,说明可以提供预约服务。由于没有实名认证,沈小龙同时开通博客,晒出自己的服务证、身份证、行驶证、公司电话等信息。并在微博上留下博客地址。“就是为了增加可信度,让乘客知道我是正规的出租车。”沈小龙说,但效果并不理想,三五天才有一个人询问预约,而且只是问问而已。

时来

  到电台做节目 生意火了

  沈小龙的微博关注了一位电台DJ,恰好这位电台DJ主持一档有关出租车的节目。3月,沈小龙被邀请去电台做节目,介绍他的新生事物——微博、微信预约出租车。脑筋灵活的沈小龙,还在节目里招兵买马,邀请其他的哥加入他的队伍。

  节目播出后,沈小龙和他的出租车新业务火了。“生意一下就好了,有时候一个人还跑不过来。时间重合的情况下,不得不拒绝乘客。”沈小龙说,从那时起,有更多的出租车新手,加入到微博、微信预约的行列。

  “最早我的车队有四五个师兄,李永全师傅也组了一个出租车预约车队,后来我们两个车队合并在一起。”如今的成都出租车预约车队,拥有30位的哥,均来自不同的出租车公司,其中以“80后”为主,也有四五个40岁以上的驾驶员,还有一位的姐。

  运转

  队伍不断壮大 收入增两成

  车队的名气越来越大,想要加入的的哥也越来越多。“最多时,有100多人想加入。”沈小龙说,为了不砸自己的招牌,车队严格了准入制度。“首先绝对不能有投诉记录,还要有服务意识和团队精神。当然,必须要有设备——智能手机。”

  由于运用了最新科技,与年轻人潮流贴合,沈小龙和他的最潮出租车队生意有明显改善。“以前我一个月的收入在三四千元,现在五千多元,好的时候能有八九千元。”沈小龙说,车队其他队员每月平均收入也在五千元左右。

  安全第一

  他们严格要求队员在车上加装手机托架,驾驶员需佩戴耳机,微信设置为自动播报,以保证行车安全。

  技术先进

  每位队员都印有名片,上面有支付宝账号的二维码,下一步,名片上还将增加微信的二维码。

幕后>>>

  管理一点不山寨

  但是也有尴尬事

  沈小龙介绍,虽然最潮出租车队是一个纯民间组织,但他们的管理却一点也不山寨。

  车队队长是沈小龙,副队长是李永全,另外设立3个调度员。30位队员都有微博和微信,方便乘客预约。

  他们甚至组建过新人培训的微信群,对申请加入车队的的哥进行车队业务和服务方式介绍,还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审核。

  车队建有8个微信群,包括重要公告群、管理人员会议群、接单群等,各有各的作用。“有跑不过来的单子,就会把消息放到接单群上共享,这个微信群是绝对不允许聊天的。”沈小龙说,“队长、副队长和调度员,看见后就会通知其他队员,并在预约时间前的半小时,分配给距离目标地点最近的队员前去载客。”

  利用微信群,车队还提高了效率。“以前我们到机场去排队,有时候排两三个小时,要排拢了,结果工作人员给我们说没得航班了。”沈小龙说,现在他们通过网站查询航班信息,然后用微信群共享消息。“现在去排队不超过1小时,而且基本不会跑空。”

  但沈小龙也透露,车队处境相对尴尬。由于是纯民间组织,各出租车公司以及行业主管部门,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他们的行为。车队开发新业务时也很谨慎,会征求各方意见。

  “比如我们的预约服务,原本想设定为50元起价,但是这样就违反了相关规定。所以规定车费要达到50元以上的情况,才接受预约。”沈小龙说。

  天府早报记者 袁玥 实习生 李航 摄影 赵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