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 > 社会

花椒种好了他却不在了 绵阳安州防震减灾局长扶贫路上因公殉职

时间:2018-12-12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何廷超与帮扶对象在一起

何廷超与帮扶对象在一起

  12月10日,绵阳安州区高川乡新桥村的贫困户胡官全,一直在等待上周就约好的帮扶人何廷超,准备让他看看新购买的猪仔,以及准备宰杀的年猪。但直到下午,何廷超都没有出现。当晚,胡官全从村干部口中得知,何廷超因公殉职了。

根据安州区发布的消息,12月10日上午,安州区防震减灾局局长何廷超在前往高川乡新桥村开展脱贫攻坚工作途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52岁。

  失信

  因公殉职

  他没能遵守“一周之约”

  “当时他喊我们开车去村上,他自己拦班车回安州到医院去检查,我看他冷汗都痛出来了,我们几个同事就坚持送他到医院。”雷春说。

  11日,安州区防震减灾局员工雷春一大早又来到了高川乡新桥村,他是该村的第一书记,当天他除了要完成日常工作外,还要替何廷超去看望贫困户胡官全,完成何廷超一周前答应帮扶人胡官全去看望的事情。

  在新桥村委会,雷春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2016年,安州区防震减灾局开始联系高川乡新桥村,该村共有贫困户33户88人,何廷超作为局长,是联系责任人,他自己也联系了5户贫困户。“高川乡新桥村处于山区,经过地震以及后面的泥石流、洪灾,贫困户分散居住在高川、塔水、秀水、雎水4个乡镇。”雷春介绍,上周星期四,何廷超开会确定了星期一一早到新桥村开展脱贫攻坚工作,同时也约定去看望他联系的贫困户胡官全老人。

  10日早上9时,何廷超就带着雷春以及另外两名同事,由雷春驾车前往新桥村。雷春介绍,当车辆行驶至塔水镇龙桥村时,何廷超出现胸痛。

  “当时他喊我们开车去村上,他自己拦班车回安州到医院去检查,我看他冷汗都痛出来了,我们几个同事就坚持送他到医院。”雷春说,何廷超坐在副驾驶,他看到何廷超一直捂着胸口,脸色苍白。

  10时40分左右,何廷超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检查。当医生正在进行心电图监测时,何廷超说了一句“好像不痛了”,但几秒钟后,他出现昏迷,医生随即进行抢救。

  据安州区发布的消息,当天13时10分,何廷超因心源性猝死殉职。

遗憾

  在“空壳村”种植花椒

  他没能看到成果

  “这是何局长为我们争取来的,今年4月份才种上,这是我们村的第一个集体经济,何局长还没来得及看到收成。”杨永武含泪说道。

  在距离新桥村委会200米外的一处河滩地上,种植着40亩的青花椒,这些青花椒,在明年将会第一次结果。

  “这是何局长为我们争取来的,今年4月份才种上,这是我们村的第一个集体经济,何局长还没来得及看到收成。”高川乡驻村干部杨永武含泪说道。

  杨永武介绍,高川乡属于山区,距离安州区50余公里,新桥村共有325户781人,防震减灾局联系该村后,何廷超带领局工作人员,挨家挨户进行询问,了解村上情况,发现该村没有一家集体经济,这让何廷超伤透了脑筋。

  “回到安州后,何局长就开始为村里的集体经济奔波,联系了安州区一家种植青花椒的企业,并邀请专家实地查看新桥村的气候环境、土壤条件,最后选择了一块河滩地,准备种植青花椒。但由于河滩地土壤比较贫瘠,于是又从另外的地方挖土进行综合,最终在今年4月份,成功种植了40亩的青花椒。”雷春介绍,在种植过程中,何廷超会请贫困户前来平整土地、除草、施肥等,让他们多一些收入。

  杨永武算了一笔账,一亩地有120株青花椒,第一年一株产一斤,每斤8元钱,就有收入38400元,第二年每株至少产2斤,收入将翻番,后面每株可以产到5斤,就有近20万的收入。

  “以前该村没有集体经济,属于‘空壳村’,何局长来了后,40亩的青花椒基地,改变了该村‘空壳村’的历史。”杨永武说,“不仅如此,他还为我们争取资金,新修了村委会办公楼,12月1日才搬进去,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

  悲伤

  帮扶对象念念不忘

  还在等他来杀年猪

  “现在还剩两头猪作为年猪,我还在等何局长来了后才杀年猪……”胡官全流着泪说。

  距离新桥村委会两公里的山上,82岁的胡官全老人,从10日早上就一直在等着何廷超,因为他们早已约定,等何廷超这次到新桥村,胡官全老人要让他看看新购买的猪仔和准备宰杀的年猪。但直到当天下午,何廷超都没有出现。当晚,胡官全才从村干部口中得知,何廷超因公殉职了。

  11日上午,记者来到该村贫困户胡官全家,他的大儿子胡清华正在给几十只鸡喂食,旁边还有几头猪仔以及两头大肥猪。

  胡官全看着圈里喂养的鸡和猪,两眼湿润了,这些鸡和猪,都是何廷超帮他购买的。

  胡官全介绍,何局长给他买来了60只鸡苗,还有猪仔,以及喂食用的玉米等,让他大儿子帮忙喂养,现在鸡已经长大了,当时购买的猪仔也成了肥猪,已经卖了几头了。“现在还剩两头猪作为年猪,我还在等何局长来了后才杀年猪……”胡官全流泪说道。

  雷春介绍,以前何廷超联系了5户贫困户,今年开始,由于帮扶单位增加,何廷超只联系了胡官全老人一户贫困户。

  “当时我准备种植中药材,但缺资金,何局长帮我买了价值800元的种苗,现在也快收成了。”何廷超之前联系的贫困户王永前说。

执着

  为研究震颤波

  通宵守候仪器看波形

  “科学需要一步步的探索和求教,我们理论水平有限或许不能突破,但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有可能就是后人突破的基础。”当时何廷超说。

  11日,记者来到何廷超的办公室,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帮扶责任人工作手册,里面详细记录了他每次到新桥村开展工作的情况。在该局的档案室,还放着数十块获奖的奖牌。

  张加军也是安州区防震减灾局工作人员,他介绍,防震减灾局不同于其他单位,该单位是要一直面对电脑,盯着电脑上的波形看。

  据何廷超单位同事介绍,在汶川大地震后,每天工作之余,何廷超就和同事一起重新观测余震资料,分检地震事件,他们发现,有时地震波形图上有振幅较大的、周期显著低于人车等可知干扰波的“颤动”波出现,该波出现后,往往有强余震发生,这让何廷超意识到该波可能为一种震兆信息。何廷超决定开展大地“颤动”波研究,他和同事们把龙门山断裂带附件14个地震台站每天记录的24个小时的波形数据图,每1个小时逐一进行处理分析和记录。由于工作量巨大,有些工作人员不理解,难道一个县级地震部门就能把地震预报的世界难题突破吗?何廷超耐心细致地给大家做工作。“科学需要一步步的探索和求教,我们理论水平有限或许不能突破,但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有可能就是后人突破的基础。”当时何廷超说。

  2009年下半年起,对大地“颤动”波分析连续编入安县防震减灾局年度会商报告当中,在市级会商会中与其他地震同行探讨。大地“颤动”波与地震活动关系的探讨受到了中国地震局和省局地震专家的重视,被列为中国地震局“地震监测、预报、科研三结合”课题项目。

  “从2009年开会,我们一直在一起研究震颤波,当年10月份,我们来安装了一套设备,看是仪器的影响还是其他的干扰,这个需要24小时守候监测,当时我观测到凌晨零时,而何局长则通宵守候观测记录。”四川省地震监测中心副主任苏金蓉含泪说道。

  11日,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徐志强也来到了安州区,他表示,震颤波是一个长期观测、研究的过程,需要强有力的理论支撑,何廷超和他的团队,为震颤波的研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今年3月28日,由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连续波形实验室、四川省地震监测中心、绵阳市安州区防震减灾局共同建立的“连续波形实验站”正式挂牌。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