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产经 > 交通频道

民航局下半年将开展航班延误专项治理工作

时间:2013-07-16 15:04:31  来源:  作者:

/

 东方IC

“没有提前通知,如果知道晚点这么久,我就改坐高铁了。”7月15日,陈小姐与记者谈起山西大同之旅,仍带怨气。无论是上海到大同,还是大同回上海,都遇上飞机严重延时。据其计算,来回至少延迟了10小时。

无独有偶,近期从上海飞去北京出差的黄先生也遭遇了同样的烦恼。原定当天13点起飞的飞机直到晚上23点30分仍没有起飞的意思。最后,黄先生只得返回家中,无法参加第二天在北京召开的会议。

进入夏季,因天气原因导致航班延误增多,消费者与航空公司矛盾激增,中国民航极端事件屡有发生。对于上述情况,近日,在全国民航2013年年中工作会议上,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表示,民航局下半年将在全行业开展航班延误专项治理工作,对航班延误责任单位要加大处罚力度。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民航局并非首次表示对航班延误进行专项治理工作。那么,屡次治理为何无效甚至“延误病”有愈演愈烈之势?如何才能让飞机真正“正点”?

突然,被告知晚点了

国航6月份因雷雨天取消航班就有1200架次

入夏,因天气原因导致航班延误增多。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国航6月份因雷雨天取消航班共1200架次,仅7月8日,国航就连续取消230架次航班,延误4小时以上的航班118架次,7月9日,首都机场取消航班233架次,延误1126个航班,延误率77%。

全球领先的飞行服务供应商美国航空数据网日前发布最新统计数据也显示,全球35个国际机场的6月份准点率排名中,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以18.30%和28.72%,包揽倒数两名。其中,浦东机场的10个航班中有7个以上会延误。

与此同时,因飞机延误引起的极端事件也频频发生,近期,上海、南昌、昆明等地发生多起民航工作人员因航班延误被旅客殴打事件。遭遇航班延误的黄先生亲眼目睹了一场群体事件。“由于晚点太厉害,乘客心情很急躁,而且航空公司在食物和物资的数量上没有安排好,一些乘客没有领到应有的食物,情绪有些失控,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争吵了起来。”黄先生表示,机场的情况十分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因天气原因造成的航班延误在国外同样存在,也呈现多发态势,但鲜有遭遇延误的旅客与航空公司剑拔弩张的现象。

“这主要是由于在中国乘客和航空公司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而导致。”东南大学法学院律师张马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项调查显示,49.7%的乘客是在候机时才被告知航班延误或取消的,25%是在机场办理手续时得知,20.2%是在登记后得知,仅有3.2%的乘客在前往机场前得到告知。

张马林认为,“如果能提前和乘客沟通好,达到信息的透明,这种现象可能会缓解很多。”

冤枉!都是因为天路拥堵

造成晚点的原因多数并不是航空公司能控制的

航班延误,航空公司表示,“很无奈”。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为航空公司叫屈,“站在航空公司的角度,我们能做的事情都尽量做到,但造成飞机晚点的原因多数情况并不是航空公司能控制的。”

张武安告诉记者,除了天气原因以及航空公司自身原因外,由流量控制造成的飞机延误是最主要的因素。据记者了解,所谓的流量控制主要源于现行空域管理机制导致的民航可用空域资源严重不足导致。

一位不愿具名的航空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飞机的延误主要是因为“天路”拥堵造成的。目前,中国的“天路”资源有限,民用和军用空域资源大体“二八分账”,这一数字与发达国家比,相去甚远。因此,民用空域十分有限,但近年来飞机数量以及航线却在快速增加。因此,民航局对于空域资源的问题无能为力,空军是中国空域管理的主体。

可用空域资源严重不足,但地面机场建设如火如荼。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的信息统计,2012年5月之后,共批准了16个机场项目的建议书、可研报告。一些地方政府对于修建机场的积极性也很高。一个典型的案例是湖北神农架机场。该机场将于今年10月正式通航,届时,从武汉飞到神农架,只需50分钟。但这个机场的兴建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地处喀斯特地貌的神农架,为了建这个机场,削平5个山峰,填掉数百个溶洞,未来还可能面临每年150天滴水成冰的日子。

上述航空业观察人士表示,地方政府之所以对兴建机场有如此大的积极性,主要是考虑到机场对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很多机场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招商、拉动经济的一张名片,但这些机场能不能有效带动地区经济恐怕还要结合当地情况综合考量。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机场80%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中小机场。”

“但这样盲目的机场兴建必然加剧‘天路’的拥堵,因为机场数量的增加意味着飞机以及航线的增加,而这些无疑会加剧空域资源的压力。”上述航空业观察人士称。

治理?缺具体的法律法规

民航局表示下半年将开展航班延误专项治理工作

“看看,航班延误把机组人员都逼成什么样子了!”最近,微博上流传着一张空乘摆着糕点水果拜拜的图(见右下图),而她们拜拜的对象,竟是“正点”两个字。

照片中,两位身穿厦航制服的空姐低着头,双手合十。她们面前的桌上,放着一些水果和糕点。在这些“供品”的正中,摆的是两个绿色的大字“正点”。

毫无疑问,延误率高企严重打击了飞机的竞争力,已经成为影响航空业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那么,如何才能根治飞机的延误病?

张马林表示,目前,乘客在延误索赔方面的法律已经只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合同法》,民航局应该拿出一个具体细化的法律法规,让乘客索赔有法可依。

民航局也给出了自己的方案,表示下半年将在全行业开展航班延误专项治理工作,对航班延误责任单位要加大处罚力度。民航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治理内容包括航空公司应对延误的服务工作;旅客机上等候时间过长;航空公司因自身原因导致延误等。

据透露,在专项整治过程中,会对航班正常率排名后20位、且航班正常率在50%以下的国内航班进行内部警告通报。对因空管、机场、油料等原因造成航班延误的,要查明原因,给予必要的处罚。

航班延误4小时以上,因航空公司飞机调配和自身服务等方面原因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取消该航班本航季时刻,并不再受理下一航季航班时刻的申请。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光从航空公司方面着手效果恐怕并不理想。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空管方面,中国的“天路”已有20多年几乎没有增加,“天路”越来越拥堵。许光建呼吁,迫切需要的是改革空域管理制度,在和平时期把天空“用于民”。

对此,张武安呼吁,国家能逐步放开空域管理制度,进一步缓解紧张的空域资源和飞机延误的问题。

上述航空业观察人士则表示,除了拓宽“天路”之外,更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在“天路”有限的情况下,机场、空管、航空公司应通过加强沟通和协调,压缩航班起飞的“审批时间”,提高航班放行的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飞机的延误率极高,而高铁网络已经越来越健全,不少乘客在飞机和高铁之间,选择了后者。

“以从上海到北京为例,高铁是5小时到达,而飞机的正常时间是2.5小时,但由于要提前一小时到机场,所以两者时间差只有一个多小时,但再加上飞机的延误时间,高铁就明显占优势了。”黄先生告诉记者,经过这次的惨痛经验,下次出行尽量选择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