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产经 > 企业频道

中聚电池纠纷再续 钟馨稼指称曹忠设套

时间:2013-01-15 11:59:11  来源:  作者:

【摘要】曹忠原为首长国际副董事长、总经理,其妹夫苗振国回应本报称,钟馨稼所为目的是为了把水搅浑

  在香港比华利山庄过亿港元的大别墅里,住着一个愤怒的人,他叫钟馨稼。

  2月28日,全球稀土锂电池技术的发明人,温斯顿董事局主席钟馨稼在香港的家中接受了本报在记者的采访,讲述自己这三年来亲历的“世纪冤案”

  在本报记者对面,51岁的钟馨稼不停地来回走动,十分激动。采访中,钟馨稼接到一个来自美国的电话,员工从美国在电话向他汇报,中聚电池(0729.HK)董事会要求查封温斯顿在美国的电池生产厂,语气焦急。

  钟馨稼一下子热泪盈眶,说:这是把我往死逼,不给我活路了。钟馨稼解释说,这是自己在美国创办的一家公司,中聚电池却没有出一分钱。

  钟馨稼面临的麻烦还不止于此。钟馨稼称,去年8月,其全资持股、位于深圳的温斯顿电池生产厂突然出现二十余人,包括工商、税务部门的人,表示接到实名举报,说温斯顿有“税务问题”,要求拿走温斯顿四年内的账本。

  钟馨稼说,税务问题的调查还在继续,目前“阶段性消停”。

  另一个麻烦是中聚电池通告温斯顿所有海外客户:稀土锂电池的专利为中聚电池持有,这些客户与温斯顿一起侵犯了专利,是为非法。而温斯顿90%的订单源于海外,钟馨稼说这是“釜底抽薪”,掐断了其所有的业务来源。

  钟馨稼的锂电池技术被一些人称为“世纪发明”,钟馨稼没有想到“世纪发明”给自己带来了持续不断的麻烦。“冤案一日不结,就睡不安枕。”他说。

  3月1日,中聚电池董事局副主席兼行政总裁苗振国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称时,钟馨稼提供材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多为不实之词,目的是为了把水搅浑。

  “惊雷”造富

  据钟馨稼回忆,2009年9月19日,经中介人李志强和唐小张介绍,曹忠与钟馨稼在雷天公司会议室第一次会面,除了上述数人外,还包括曹忠的助理谢能尹。曹忠当时提出,曹忠拿出3亿港元收购当时的深圳雷天电池工厂,然后重组上市。重组时钟馨稼将持有上市公司35%的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

  曹忠时任首长国际副董事长、总经理,首长国际由首钢与长江实业合资。

  钟馨稼给本报提供的书面材料称,2009年9月25日,曹忠与钟馨稼在深圳雷天总部三楼结拜兄弟。蜜月期开始。

  结拜之后,双方对首次见面提出的方案进行了修正,更改唐小张提议的用3亿港元现金购买雷天生产工厂的方案,改为专利授权的方案:雷天合共17项电池专利中的15项独家授权给新的预备上市公司,授权期为两年,两年后以20亿港元购买这些专利。

  新方案要求,深圳雷天工厂保证在一年之内给预备上市公司完成1.5亿港元的生产业绩,深圳雷天工厂的原有客户在一年之内转移至预备上市公司。包括专利在内,预备上市公司股份合共约130亿股。

  协议还约定,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为第一阶段,预备上市公司将在香港成功借壳上市。

  钟馨稼称,因为曹忠还在香港上市公司任职,双方约定不能以曹忠本人出面,特将自己持有的股份指定亲妹夫苗振国持有;同时考虑某两位领导人与某部委给予大力支持的因素,要求从130亿股中除曹忠本人分得不少于30亿股外,必须分别赠予两位领导人暗股,另外部分股份由中介人士唐小张、李志强持有。

  经过上述约定,最终将钟馨稼的15项专利独家授权给上市公司,取得130亿股,按每股作价0.2元港元计发不得超过30%的股份及八年之可换债股。

  钟馨稼给记者出示了一份自称曹忠手写的股权分配方案复印件。此复印件显示,钟馨稼得55亿股,苗振国代曹忠持有34.125亿股。两位领导人分别持有11.375亿股,某部委持有11.25亿股,中介人士合得5.625亿股。

  钟馨稼称,曹忠当时还保证,未来两年内,深圳雷天工厂生产设备可能待上市成功后再次变现,十五项专利所有权也出售给上市公司。

  2009年10月26日,双方合谋“中聚雷天”重组计划,在香港设立“中聚雷天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后,所有的市场销售均由该公司负责,国外继续以全资子公司“THUNDER SKY BATTERY LIMITED” 销售,国内以新成立的“中聚雷天新能源(深圳)有限公司”销售,销售中心重组完成。

  据了解,在上述运作中,生产基地重组包括将散在几个公司的生产线资产整合到一个公司,并通过增加部分设备将动力电池的产能提高至1亿安时/年,以实现1亿美元/年的销售目标。

  2010年5有25日,曹忠策划的上述方案成功,通过壳公司“嘉盛控股”重组上市,更名为中聚雷天电池有限公司(简称“中聚电池”),香港股票代码“0729”不变。

  至此,“惊雷计划”成功实施,钟馨稼、曹忠“造富”的梦想成为现实。

  曹、钟决裂

  钟馨稼称,对于三份暗股(某两领导人及某机构持有股份)是否属实的问题,曹忠在股权分配方案草案出炉时表示:绝无戏言,股份合约签字时他们的代持人会出面。

  2009年12月5日,曹忠与苗振国来到钟馨稼位于深圳的办公室,要求钟馨稼与苗振国签订一份《整体合作协议书》。钟馨稼回忆,尔后,曹忠不断采用以中、英文不同版本的合约、协议、合同等文件让钟馨稼签字。

  钟馨稼回忆说:吃了不懂英文的亏,因为很多合同没有细看。

  2010年5月25日,中聚电池上市同日,在香港李伟斌律师行,曹忠称从北京飞来的代表某两领导人及某机构的签约人,已经与上市公司正式签署了股份买卖的合同,钟馨稼闻言也签署了股份买卖合同。

  钟馨稼当时提出了一个要求,能否见一见这些北京过来的签字代表,曹忠却以他们是领导人的代表不方便为由拒绝了。钟馨稼回忆说:当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从窗户里看见前来代签的代表时,往返三次签字的却都是同一个女人。“后经证实,这个女人是曹忠的夫人。”钟馨稼说。

  钟馨稼由是怀疑“暗股”去向,在中聚电池董事会里,钟馨稼开始把这件事摆上台面,称“要讨个说法”。

  中聚电池上市时,钟馨稼任董事局副主席,执行董事及首席科学家。中聚电池2010年5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新的执行董事会成员还包括苗振国(时任营运总裁)、叶志钊(副主席兼执行总裁)、卢永逸、苏少明。

  让钟馨稼特别意外的是,董事会所有人都站到了他的对面。钟馨稼的解释是,苗振国把持了董事会,而苗振国听从曹忠,钟馨稼的解释是,苗振国既是曹忠的妹夫也是同学。

  3月1日晚,苗振国电话接受记者采访,认为钟馨稼的上述说法是为了把水搅浑。

  钟馨稼除了质疑“暗股”流向外,还质疑上市时的一份委托生产协议。钟馨稼提供的一份双方签字的合同显示,钟当时要求,深圳雷天工厂生产1.5亿港元的电池与销售业绩上交预备上市公司,但需要生产材料、工资费用、水电费等,同时还需要购买设备,改造生产线,两项支付合计3亿港元,由中聚电池预支。

  曹忠当时即答到:持有34.125亿股,不是白拿的,我也要投资,1亿港元由我及苗振国负责,分两次每次5000万现金支付给深圳雷天工厂及钟个人。

  但是这笔钱并未到账深圳雷天生产厂,钟馨稼由此拒绝提供生产、销售支持。

  中聚电池因此在香港高等法院起诉钟馨稼,认为钟馨稼违背了生产协议。钟针锋相对,在深圳市中级法院起诉中聚电池违背了预付资金协议。

  据了解,双方在香港高等法院应诉时,各自出示的生产协议的内容并不一致。钟馨稼提供的材料有预付资金一说,并有钟、曹双方签字。苗振国在电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由钟馨稼提供的,留有双方签字的协议纯系伪造。

  双方争斗的结果是钟馨稼出局。2011年4月20日,中聚电池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取得证据显示钟馨稼及其控制之子公司违反收购有关协议,违反公司利益,解除钟馨稼董事局副主席、执行董事及首席科学家等职务。

  李嘉诚染指

  双方在法庭上激烈博弈的同时,在市场上的明争暗斗同时进行。

  钟馨稼旗下深圳温斯顿工厂及其余工厂继续生产,投入市场销售。而中聚电池则在国内投厂,其中已经投产的一家工厂位于吉林,另一在建工厂位于天津,计划投资超过1亿美元。苗振国表示,天津工厂的建设目前顺利进行。

  钟馨稼透露,自2011年初以来,其国外客户纷纷接到大量的致电致信和律师函,内容大多是恐吓这些客户,声称钟馨稼的电池专利已经永远属于上市公司中聚电池,并劝导这些客户不要再购买钟馨稼公司的产品。

  钟馨稼说,这些公司的经营因此饱受打击,只有“铁杆客户”仍继续购买。

  双方的官司仍在继续。钟馨稼说,目前双方律师协商,中聚电池已经撤销了对钟馨稼的一项指控,即对15项稀土锂电池生产专利的起诉。钟馨稼解释原因时说:对上市公司授权使用的15项专利为锂电池专利,而非稀土锂电池专利。

  据钟馨稼称,上市前,自己拥有专利为锂电池专利,稀土锂电池专利并没有申请下来,2012年初,稀土锂电池专利已经申请下来,而自己旗下企业生产电池所用为稀土锂电池专利,并没有违反“两年独家授权使用协议”。

  苗振国则透露:香港高院的官司正在排期,并没有“撤掉一项起诉”。他认为钟馨稼上述说法是为了“把水搅浑”,以便自己的侵权行为继续。

  钟馨稼对诉讼前景保持信心,认为自己“100%会赢得这些官司”。据他透露,双方的合同已经送至北京,在公安部痕迹鉴定中心做真伪识别。钟称:具体什么时候鉴定下来,很难说。

  钟馨稼认为,即使自己赢得了这些官司,也是输家。“我输去了两年时间”钟馨稼对本报记者说道。“借绿色环保大势”,这两年本是拓展市场的大好时机。

  他觉得输得最多的是中聚电池上市,他没有赚到钱,赚到钱的人是幕后“做局者”。中聚电池借壳上市前(原嘉盛控股),股价只有几分钱,借壳上市时是0.2元,上市之后不久,李嘉诚以0.73港元的价格购入中聚电池3亿股。中聚电池股价一度上扬至2.75港元。

  以最高价计,曹忠及其持有暗股超过70亿股,市价超过150亿港元。钟馨稼说:股价冲至最高时,做局者已经通过二级市场抛售了大部分股票,套现资金达数十亿。而他自己除了持有的10亿股外,其余超过38亿股为可换股债权,无法直接兑现。

  钟馨稼透露,中聚电池曾要求以可换股债券发行时的价格,即0.2港元回购,但遭到钟馨稼的拒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行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是一个几近完美的资本故事”:买壳前以几分钱的成本进入,在原嘉盛控股重组时以资产注入持有大部分股票,最后在高位抛出。

  钟馨稼的担心还在于,做局者的野心还不止于,今后与温斯顿在市场上竞争的不止中聚电池,还有中国木业。中国木业的董事会主席正是首长国际(00697.HK)前董事总经理曹忠。首长国际是李嘉诚与央企首都钢铁集团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成立的合资企业。2001年,曹忠出任首长国际董事总经理。

  此前市场有传闻曹忠将到中聚电池任董事会主席,但目前还只担任了中国木业(00269.HK)董事会主席,中聚电池董事会主席一职至今空缺。(21世纪经济报道)

  钟馨稼其人:

  钟馨稼,原名钟剑峰,曾用名钟雷天,广东人,毕业于广东湛江艺术学校,2010年5月25日起担任担任中聚雷天电池有限公司(前身为嘉盛控股,香港上市编号:00729)执行董事、副主席兼技术总监,后来于2011年,因双方出现纠纷,钟馨稼最终被罢免上述有关职务,中聚雷天亦更名为中聚电池。钟馨稼为电池产品及相关技术的发明家,也为雷天集团的创办人及深圳市雷天电源技术公司的董事长兼技术总监。